档案文化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档案文化> 史料研究

《穿越汉口中山大道》系列选二:黄金十年的通衢之变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1日 |来源:|浏览人数:3521

《穿越汉口中山大道》系列选二

 

黄金十年的通衢之变

 

洋学生撑起武汉市政现代化的天

                    

   汉口城绝不仅仅是商民创造的。汉口城市的现代化,在一群洋学生当权的现代市政府推动下,展开了崭新的一页。当我们念念不忘张之洞、刘歆生等对汉口和中山大道的作为时,也不能忽略孙科、刘文岛、吴国桢、董修甲等市政专家的贡献。还有一人是绝不能忘记的,就是孙文孙中山。国民党建政后汉口乃至武汉的历次市政规划的制定,都是奉中山先生的《建国方略·实业计划》为圭臬。 

20世纪20年代,一群留学外洋的市政学者回归国内,全国市政改革运动蔚然成风,现代城市政府开始建立。1921年,孙科杂糅美国委员会市制和法国集权市制,率先创制《广州市暂行条例》,创办广州市政厅,首创公安局、公用局等名称。

1926年10月,随着国民革命的北进,刘文岛为市长的汉口市政委员会在后城马路边的汉口慈善总会成立。《汉口市暂行条例》参照《广州市暂行条例》制订。转年4月,在孙科的组织下,第一个三镇合一的武汉市政委员会在此宣誓就职,首个武汉市政府诞生。

刘文岛,湖北广济人,保定军官学校和法国巴黎大学政治经济科毕业,法学博士。1926年34岁首任汉口市长。1927年3月武汉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兴起党权运动与蒋介石集团作斗争时,以去苏联留学为名离开武汉到上海追随蒋介石,“四一二”事件后被国民党汉口市党部宣布开除党籍。1929年蒋桂战争中,4月5日随蒋介石西进汉口,就任武汉特别市市长。6月改为汉口特别市市长。1931年6月汉口改省辖市,刘文岛就任湖北省政府委员兼民


政厅长。在就职仪式上,刘文岛对于省主席何成濬因省府月缺70万经费而上下其手撺掇汉口改制大发了一通牢骚。结果也是,汉口改制后,完全丧失财权,连修个厕所都要到省府委员会议讨论,市政府成了留守处。以后,刘文岛出任驻德、意等国公使。往后就失宠了。


刘文岛掌理武汉(汉口)市时期,仿效美国,在全国首用政府集中采办制度。可以说中国的政府采购制度始于武汉。当年修路的大量进口沥青、新的进口雪佛兰公共汽车,都是通过招标集中采办来的。还在全国率先建立临时参议会,刘兼议长,参议中包括怡和洋行杜百里和安利洋行马克等外商代表。他创造性地在市政府内组织了几个城市建设与管理的学术研究小组,并规定优秀成果在市政公报上发表,或由政府资助出版。市政府工务局总工程师、日本东京高等工业学校毕业的张斐然的研究成果《武汉特别市之设计方针》,就发表在1929年6月出版的《武汉市政月刊》第一卷第二号“建议”栏目。组织和批准了1929年至1930年武汉暨汉口城市规划和旧城道路建设计划。推进了包括中山大道在内的马路现代化,尤其是在拆除英商太古洋行堆栈,开辟江汉关至民生路的沿江马路时,表现了强烈民族自强意识和灵活务实精神。这之中,除了刘文岛,还有两任工务局长董修甲、陈克明(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工学士)和财政局长吴国桢等人的智慧和努力。

吴国桢,湖北建始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系博士。1929年27岁出任汉口特别市土地局局长、财政局局长。 1931年4月与黄卓群女士结婚,6月任湖北省政府委员兼财政厅长。1932年10月任汉口市长。1938年武汉沦陷后任陪都重庆市长。抗战胜利后任上海市长。一路上升。掌理汉口市期间,积极推进中山大道等道路柏油化和混凝土化,大规模改造城市下水道系统。开始注重城市的环保问题,将中山大道以内的污染企业各皮革厂全部迁往铁路外新华路至精武路一带当时的城郊。


武汉三鎭市街实测详图之市区规划图.jpg

1930年武汉三镇市街实测详图之市区规划图


董修甲,江苏人,美国加州大学市政管理硕士,来武汉前在上海各大学教授市政学。著有大量市政管理方面的著作。1928年9月就被湖北省政府任命为武汉市市政委员会秘书长,负责筹备工作。借用济生一马路附近驻军退出后的天元慈善堂和东面临近2栋民房加以整修作为市政府的办公地。从此这里成为汉口市政中心延续10年之久。汉口特别市政府时期先后任工务局长、公用局长、参事。1929年的城市规划、市政公债、政府集中采办创立和主要道路建设改造,中山大道公共汽车的开行,都与他有关。在1930年他公用局长任上,解决了拖延很久的中山大道华界人力车与租界和特别区的人力车互通的问题。不过人力车在江汉路口互通之日,也是公用局撤销之时。他对武汉城市现代化的理论建设是有贡献的。但他似乎是一个好理论家而非好行政官,每任领导职务都只干了几个月。他主持的武汉城市规划并没有完全按照张斐然的《武汉特别市之设计方针》,但并不妨碍张斐然的一些规划思想在以后的市政府规划如1936年汉口城市规划和1947年汉口城市规划中被吸收。

 

以后城马路为主干的路网规划

 

汉口市政府和武汉市政府先后成立后,汉口开始按照现代城市规划有序建设。首先实行的就是“马路主义”,开始以后城马路为中心建立城市路网。在所谓黄金十年的这一时期,汉口的主干道有三条。一条是汉口老市区新辟及旧租界旧有由不同名称串联起各水码头的沿江马路。另两条是根据国民党政府最高当局1928年的决定改名的中山路及其延长线(湖北街、五族街等)和中正路。

过去要从后城马路(今中山大道)开汽车到长江边码头,只有通过英租界控制的歆生路和太平路(即今江汉路)。汉口华界的客流和货流都受到很大限制。为完善旧市区道路体系,从1927年起,汉口(武汉)市政府规划了旧市区的主次道干线,将旧有街巷打通拓宽截直。

1927年,武汉市政府工务局拟订了“将来计划”,以后城马路(今中山大道)和尚未开通的江汉关以上沿江沿河马路为汉口旧市区主干道,修筑5条次干道与之相连通。除东西两端有歆生路(今江汉路)与第五条马路(硚口横马路)外,中间添设四条横马路,“皆始于后城马路,而终于河岸及江岸,将来襄河内部一切商货,均可在硚口或大王庙起卸,同时大江内运来旧市区之商货,均可在集家嘴及招商局起卸”。

规划的五条横马路除满春至河街横马路的二马路没有下文外,一(今民生路)、三(今利济路)、四(今崇仁路南段)、五(今硚口路)马路属旧巷窄路扩建现代马路,为此后的1930年马路计划所继承。在修建以上马路同时修下水工程作为总沟渠路线。

该计划并拟连接五马路于硚口码头建一铁桥跨过汉阳,连接三马路在大王庙码头建一座铁桥过汉阳与兵工、铁工两厂间界线路相接。

另外在后城马路与京汉铁路间,拟计划歆生路与济生路(今前进一路)中间衔接之处各马路令该处业主按计划修筑。


翻修汉口后城马路观音阁至硚口段施工说明书.jpg

翻修汉口后城马路观音阁至硚口段施工说明书



1929年武汉特别市政府成立后,全面掌握了汉口马路修筑的主导权。1930年6月第62次汉口市市政会议通过公布的《汉口旧市区马路干线计划》比1927年计划有一些调整和补充,并规定了主次干道的宽度。该计划拟定的旧城干道网为2条主干道,9条次干道。

主干道仍然是沿江沿河马路和中山路(原后城马路),沿江沿河大道规定马路总宽40米,中山路满春路以上规定宽30米(当时满春路至硚口段实际宽不过8米)。

次干道路宽21米至30米不等。民生路、民权路、民族路,路宽均定21.34米,三民路定宽30米。另有五权一路至五路5条马路。五权一路为计划完全新辟马路,自中山路府西四路(今民意四路)口起,经药王庙、广福巷、宝庆正街等直达宝庆码头河边止,定宽24米(今无此路)。五权二路路宽定为24米。即今利济路。五权三路“为建桥适当地点,亦即阳夏交通要道”。即今武胜路南段。五权四路因拟“居仁门为将来总车站地点”,路宽定为30米。即今崇仁路南段。五权五路原路面很窄,拟放宽至30米。即今硚口路。

内街如前花楼(今黄陂街)、后花楼(今花楼街)、棉花街(今花楼街)、土垱(今统一街)、半边街(今统一街)、黄陂街(今大兴路)及直通硚口正街(今汉正街)、堤街(今长堤街)等,定总宽10米至20米不等,小街里弄规定4米至八米不等。

这个旧城道路系统改造计划对民国中期以来的汉口道路建设具有实际的指导作用,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虽然其中一些道路在沦陷前没有完成,但其后的市政当局依然循着这个计划逐步实现。

 

后城马路由边城到脊梁

 

汉口沿江大道沿途仓库林立,码头云集,货物吞吐,水路运输在这一路段十分繁忙。然而在当时这条路在旧德租界、旧俄租界与日租界段为现代化的柏油马路,旧英租界、法租界仍为碎石路,都宽阔而彼此相连。其余大部分华界地区没有修通连贯的宽阔马路,彼此分割。1929年至1937年,分段拆除太古洋行、招商局等公司码头、栈房,龙王庙、吊脚楼等沿江建筑,填宽江岸,新建以木桩、片石和白灰水泥护堤脚、蛮石护坡的钢筋混凝土驳岸,修筑了江汉关以上至集家嘴的带有规范石级码头22座的沿江沿河马路。汉阳城墙砖和赫山石材为沿江大道建设作了贡献。


汉口市建设概况目录.jpg

1930年版《汉口市政府建设概况》


除了1929年至1932年新辟建民生路、民权路、民族路和三民路外,作为老城区的沿江沿河路与中山马路连通横马路干道网终点的五权五路,1938年初步拓宽完成,从硚口码头直达平汉铁路边,与北段的硚口横马路碎石路相连,可直通铁路外的中正路(今解放大道),即为今硚口路。而其他连通中山马路与江边的4条次干道(五权一路、五权二路即今利济路,五权三路即今武胜路南段、五权四路即今崇仁路南段),则没有按照建设规划如期拓宽修筑成现代化的马路。

五权二、三路,于武汉沦陷后的1941年,拆屋拓宽修筑为利济路、武圣路。五权四路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50年代建成崇仁路。今中山大道利济路到硚口路段的北侧,在这一时期还是农田和棚户区,与城基路面高差近3米。

除了老城区的新辟现代化马路之外,汉口市政府在中山大道西北的半新市区和平汉铁路外的新市区,市政府还规划和开辟了新的碎石路、煤渣路和土路干道。

1930年代汉口市政府(位于今民主街的前进一路与民意一路之间)的周围,“自府东一路(今前进一路)与模范区之间,地面平坦辽阔,路线早经规定,虽为开辟市场绝好区域,但以道路未成,建筑仍不踊跃,且周围棚户林立,火灾堪虞”。规划了府东二、三、四路(今前进二路、大兴巷、前进四路),并计划向东延长府北一路(今自治街)、市府路(今民主街)、府南一、二路(今民主一、二街),以使市政府附近各马路与模范区切实联络。

1930年至1935年,市政府拓宽打通府东二路(今前进二路)、府东四路(今前进四路)和府西一路(今民意一路),修筑碎石路。1929年至1933年,新辟铁路外双洞门马路碎石路和水泥人行道,一头连接中正路通往新开放的中山公园,一头通过府西二路(今友谊路)连接中山路。

原为郊野石渣小土路的府南路(今利济北路),自今中山大道至解放大道,填筑土方拓宽至30米。路中间铺筑 20米宽煤渣路面,全路于1938年4月竣工。1937年汉口市政府还征工服役,拆除房屋填筑府南一路西端(今利济东街和民意上街)以联通府西四路(今民意四路)与府南路。

1930年,市政府将原名西满路的汉口郊野道路计划扩建为城市第三条主干道中正路(今解放大道),自循礼门车站起至硚口,拟改宽为60米,作铁路外新市区之干道。1929年至1937年,江汉路至航空路段修筑为汉口市最宽60米的林园路,中间快车道宽18米,两旁草地各宽9米(仅完成双洞门至中山公园一段),草地外为慢车道各宽6米,两边水泥人行道亦为6米,快道路中仅加铺5米宽柏油路面,两边仍为碎石路。而航空路至硚口一段碎石路,仅宽 5.6米。这时的中正路成为新的城郊分野的边城之路。

1930年至1934年,市政府修筑了自中正路至王家墩飞机场的航空路,路面总宽14米,两边为石渣土路,中间铺筑成平均宽8米的碎石路面直通航空站。1932年至1936年,新华路和府北路(今青年路一段)等郊野煤渣路和土路也相继修筑。

这样,加上旧租界和模范区的道路,以中山大道为脊梁的鱼骨型路网就大致搭建起来了。这一时期六渡桥至江汉路地段主要道路中山路、沿江马路、民生路、民族路、三民路、府东一路(今前进一路)、江汉路等为柏油路面车行道和水泥路面人行道,周围其他马路则以碎石路面为主。汉口江边从集家嘴到江汉关一直连贯旧租界区是宽阔的沿江沿河马路,通过几条新辟横马路联结码头区和城内以中山大道为核心的商业区;城中一条主干道由硚口到江汉路的中山路,江汉路以下旧租界区的湖北街、五族街、法租界亚尔萨罗南尼街、汉中街、日租界中街,首尾相连,似脊梁一样贯穿华界和租界的建成区,沦陷时期江汉路以上被分为中山西路和中山中路,江汉路以下旧租界区段统称中山东路,路两边就是城市的商业和住宅中心,路两头是汉口的工业区;铁路外则以从硚口到江汉路附近的中正路为纽带,联结张公堤内的郊区和铁路内的城区。

以“马路主义”优先的城市建设在开建之初就遭到市民的批评。1930年汉口《碰报》刊载的一篇文章,就以“拆民房、辟马路、筑公园就算建设?”为题,对城市的基础建设提出了质疑:“今丢掉……开垦荒地、提倡实业、兴办水利等等重要建设工作不干,专致力于拆民房、辟马路、筑公园的勾当,那么,这种建设除了供大人先生们跑汽车及游目骋怀以外,于穷光蛋的小老百姓有什么福利。”“这种倒转头来玩的建设,请教于穷而小的百姓有什么相干。”

 

以中山大道为核心的道路升级改造

 

在修筑新道路的同时,市政府在有限的财力下,按现代化的标准加紧改造旧有城市道路。

武汉建市以后,改造的第一条道路是中山路(原后城马路)。中山路为汉口交通最繁盛之区,上至硚口,下至江汉路。时为旧城区内唯一马路,全长约为4500米。1918年汉口马路工巡处曾用红砖将路中翻新,两边仍用泥沙修筑。1927 年,市政府工务局将此段破损的路面改造为黄泥灌浆碎石路。1929年,江汉路至六渡桥段招商承包加铺柏油路面。1930年柏油路面延长至满春路,同时填阔路面与前段同宽。1933年至1936年1月,满春至硚口碎石路改筑为8米左右的水泥路面,满春至汉口慈善会(今市一医院体检中心)两边填筑土路加宽路基。1930年工务局曾规定中山路宽度为50米,但终未实现。


QQ截图20180611110012.jpg

1929年汉口中山路满春段铺柏油前填筑路基


1929年6月至1931年3月,汉口特别市政府还将几条城市主要交通次干道由碎石路筑为现代化的柏油马路,它们是:府东一路(今前进一路中山大道至自治街段)、歆生路(1930年改名为江汉路,今中山大道至循礼门铁路边即今京汉大道段)、府南二路(今民主二街)和已并入汉口市政府管辖的旧俄租界五族街(今中山大道自大智路至黄兴路和黎黄陂路之间段)。并加铺了已并入汉口市政府管辖的旧德租界汉中街(今胜利街自一元路至六合路段)和汉江街(今沿江大道一元路至六合路段)柏油路。

特三区(旧英租界)马路共长约8.5公里,1929年3月,拟具将全区原有马路改翻柏油路,计划发行公债,三年修筑完竣,当时已得董事会同意及银行商界赞许,但纳税人大会竟将全案否决。1931年,外交部汉口第三特别区市政管理局招商承包将河街(今沿江大道)改造翻建成柏油路。

1931年大水,城市道路损坏很多。大水过后,改为省辖市的汉口市政府由于“财力不充”,除了将损坏的道路加以修补外,主要“就原路之毁坏特甚者”,“次第翻修,或改铺柏油,或仍铺碎石”。其中,1933年由碎石路改造为水泥混凝土路的二曜路,为汉口修筑混凝土马路之始。而在沿江则在马路草地内加筑了防水墙堤。

此外,1929年还拆除了汉口特别区在旧租界时代修筑的华、租分界围墙,使城市街市融为一体。

汉口市政府规定,在道路新辟和扩宽改造中拆除重建的房屋一般须为三层,但实际大部分新建和重建的民房(商铺和民居)多为二层楼或平房,还出现了极少数的四层以上楼房。城市道路的新建与改造,带来沿线房价、房租的普遍上扬。1930年2月6日的汉口《碰报》就刊载了一篇题为《民生路民不聊生》的文章抱怨民生路新建后所带来的房租高昂的现象:“查民生路自开辟以来,房租高昂,甲于全市”,“现在全路商业萧条已极,业经关闭收歇者,已有十余家之多,所谓民生路,将成民不聊生”。“好在民权、民族两路,现在还不曾修起,我想将来‘民权路’一定有‘民有何权’之感,‘民族路’也一定有‘民将忘族’之叹”。

在新建和改造城市道路的同时,下水道系统也得以新建和改造。汉口市在1930年代一改租界直接将污水排向城区江面的做法,计划汉口污水“不经过汉口前面之河岸,而是由后湖至谌家矶流出长江”,使“秽水流入长江下流不致影响市民饮水”。这个原则成为了民国中期下水道系统建设与改造的总体指导思想。

1929年新筑民生路新下水道时还是流向长江,1930年后,修筑民族、民权、三民等路下水道则将污水穿过中山路,通过府东四路下水道接入府北一路总下水道穿过京汉铁路涵洞流入后湖。1934年至1936年,府西二路、府东四路、府北一路及整个模范区等下水道加以改造,三阳路建造总下水管道汇聚旧德租界区的污水,单洞门至查家墩建设总下水道,并将原宽9米的中正路水泥桥改建成长66米、内净高1.9米的砖砌拱型大涵洞,将全市中部汇集于单洞门至江汉路一线中正路南的污水导于路北流至查家墩湖。利用冬季组织国民义务劳动在查家墩至三眼桥开港。因为抗战全面爆发,开港排污水的目标并没有完成。

汉口市通过道路建设与改造工程,带动了城市基础设施的日益更新,加上市政府按照现代管理模式制订了大量的市政建设与管理法规,加强了实在的城市管理,使武汉出现了新气象。30年代汉口中山路的交通设施不断完善,在三民路口、民生路口、江汉路口三处装设了交通信号灯。1934年,市政府又在六渡桥至江汉路这一段路面敷设两道白漆木条道路分界线,以区分快慢车道。这一时期受原英租界机动车靠左行驶的先行影响,汉口市的交通规则也明确规定,车辆行驶一律靠近车马道左侧。


1935年 汉口中山路(今中山大道).jpg

1935年汉口中山路(今中山大道)


1933年《道路月刊》记者在汉口惊喜地看到,“近两年来,市府修路的成绩,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由牛路跳过了马路的阶段,进而为现代的柏油路了。汉口法日两租界,觉得自惭形秽,竟步市府之后尘而翻造柏油路了。记者这次到汉口来,从三个特区到两个租界,走的都是康庄大道。租界及特区以内之各种旧式拱堂,大半已翻造为新式的整洁的拱堂。从前残破的房屋,黯淡的市容,无不一扫而空。而从前蹲伏在路旁褴褛不堪的乞丐,已差不多完全肃清了。今日的汉口市,已不是面蒙不洁的西子,而是装束入时的少妇。”

 

                                          (宋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