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档案文化> 史料研究

中共五大后的湖北省监察委员会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5日 |来源:|浏览人数:2572

   2018年3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在北京正式揭牌。国家监察委员会的成立,为反腐败工作开创新局面提供了重要政治保障,在国家机构建设史和纪检监察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而回顾历史,1927年在武汉召开的中共五大上选举产生的中央监察委员会,是党的首个中央纪律检查机构,中央纪委的前身,开启了党内监督的组织创新,高举起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监督执纪的旗帜。

中共五大闭幕后不久,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2761日通过《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议决案》,其中专设“监察委员会”一章,规定“为巩固党的一致及权威起见,在全国代表大会及省代表大会选举中央及省监察委员会。随后,湖北省迅速成立省监察委员会,在险恶的形势下坚持履行党章赋予的职责。


66.png

           1927年中共湖北省委旧址之一(今武汉江岸区珞珈山街12号)

 

监委负责人变更频繁


1927年64日,中央组织部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提议,湖北“省委监委由恩来调(王)一飞去做”,距《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议决案》在省代表大会选举省监察委员会的规定仅三天。得中共中央机关在武汉办公的地利之便,湖北省监察委员会应是中共五大后率先成立的省级监察委员会。王一飞(18981928),浙江上虞人。1922年入党,19246月参加在莫斯科召开的青年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7月参加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随中共中央机关由上海来到大革命中心武汉,任中央军委秘书,协助军事部部长周恩来主抓军事工作。王一飞是湖北省监察委员会首任负责人,但因此时中央军委任务繁重,不能兼顾领导省监察委员会工作,故而627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研究决定,改派向警予接任。

1927年3月,向警予自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回国,4月到武汉参加中共五大。会后,党组织安排她到汉口市委宣传部工作。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大量共产党人被国民党屠杀或脱党,但她主动留在武汉坚持地下斗争。身兼湖北省监察委员会负责人之职的向警予,在极其险恶的局势下,任中共湖北省委宣传科科长、省委机关报《大江报》主笔,深入工厂、街巷发动群众,置生死于度外,坚持斗争。

就目前档案史料所知,在向警予之后领导湖北省监察委员会工作的,是武汉地区早期工人党员和工人运动领导人陈春和。陈春和(18761929),湖北黄陂人,幼年进汉阳铁厂当工人,后成为该厂轮驳水手。因在工人运动中表现优秀,经许白昊介绍入党。19269月,在北伐军进攻汉阳、汉口的战斗中,陈春和率领汉阳码头工人,冒着枪林弹雨,拆毁北洋军在汉江上架设的浮桥,既阻止了汉口的北洋军阀部队向汉阳增援,又使驻守汉阳的败军无路可逃。他还配合北伐军敢死队,里应外合,顺利夺取了汉阳兵工厂。北伐军攻克武昌后,陈春和当选为湖北省总工会筹备委员会委员。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他匿居汉阳乡下,由妻弟王斋公掩护,秘密领导开展汉阳地下党的工作。19271214日,中共湖北省委在汉口召开扩大会议,选举产生了以陈春和、陈国梁、关学参为委员,汪鄂门、万家才为候补委员的省监察委员会,陈春和当选书记。


1.jpg

民国初期的汉阳铁厂

 

艰难困苦中履职尽责


尽管大革命失败后,湖北笼罩在险恶的白色恐怖之中,革命斗争异常艰难,但湖北省监察委员会仍然在改进党的组织、整顿党的纪律和反贪污腐败等方面履职尽责,并取得一定的成效。

1927年底,中共中央收到共青团湖北省委的一封信,控告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罗亦农、湖北省委书记陈乔年未能抓住宁汉战争的机会,在武汉发动暴动,夺取政权,请求党中央“彻底查究,以重政治纪律”。125日,中共中央指派由苏兆征任书记,郭亮、贺昌为成员的中共湖北特别委员会,专门查办此事。1224日,湖北特委主持召开省委扩大会议,罗亦农、陈乔年分别以书面形式和面对面形式作了陈述和答辩,认为“武汉当时不具备暴动的客观条件,随意轻率地举行暴动,无异于拿工农的鲜血来作儿戏”。但在“左”倾思想影响下,这次省委扩大会议仍然作出批评长江局和湖北省委的决议,并建议中央给予长江局和湖北省委负责人党籍处分。湖北省监察委员、省军委书记关学参等人认为这一处理不公正,于是联合张计储、黄赤光等9位特委书记、委员向中央写信,陈述反对意见。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研究湖北党内的争论问题,最终采纳关学参等人的意见。192811日,中共中央发出《告湖北同志书》,指出主张武汉暴动“不仅是一个错误且系玩弄暴动”,并肯定长江局及罗亦农停止暴动的决定“是对的,是正确的指导”。13日,中央临时政治局会议通过《关于湖北党内问题的决议》,再次确认长江局反对马上暴动是对的,罗亦农没有犯“机会主义”错误,并决定取消中共湖北省委扩大会议关于开除罗亦农中央委员的建议。在这一事件的处理中,湖北省监察委员会坚持反映真实情况,维护党员的正当权益,为开展党的纪检监察工作积累了重要经验。

1928年1月,中央监察委员许白昊与中央委员项英、刘少奇联名向中共中央写报告,请求清查湖北一笔巨款的去向。原来,大革命失败后中共中央迁回上海,许白昊在去上海工作前将保管的一笔款项移交给湖北省委,后来听说该款项已尽数用光,并且账目不详。于是,许白昊与曾同为湖北省总工会负责人的项英、刘少奇联名写信,请求中央查清此事,“以免重蹈‘二七’京汉恤款之覆辙,重危本党对工人阶级之信任而维党纪!”收到中共中央指示的湖北省监察委员会责无旁贷,派出陈春和、关学参等监察委员与湖北省委联合组成经济查办委员会,负责审查款项用途,确保党的经费正当使用,较好地发挥了监督作用。

湖北省监察委员会还注重从制度着手,加强党的组织、政治、经济等方面的纪律建设。为防止出现贪污、生活腐败等问题,中共湖北省委于19271231日发布第十号通告,严格规定省、市、区、县各级干部生活费的标准和待遇。192816日,湖北省委第十四号通告明确规定:党员要重新登记,未经过此次登记的不再是党员;各支部、小组一律改组,完全实行选举,由党员推举支部书记、干事;一切指导集中到常委,常委的组织集体化等,强化党的组织纪律。通告特别重视加强党的政治纪律,强调对贪污与临阵退缩分子无条件开除党籍,遇必要时加以严厉的处罚。1928113日,湖北省委第十七号通告专门对武装暴动中党员的纪律问题作出严格规定。1928225日,中共湖北省委第三号通告又规范全省各级党部经济整顿的办法。这些制度的制定,无不凝结着湖北省监察委员会的心血,也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维护党纪的作用。

 

监督执纪光辉永不灭


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中国革命转入低潮,中央监察委员会成员先后被党组织派往地方开展武装斗争。至192712月,10名中央监察委员中萧石月、张佐臣、杨培森、王荷波已先后牺牲,杨匏安受到错误的处分被取消中央监察委员资格,其他中央监察委员也分散各地开展武装斗争,监察委员会的工作难以开展。19271231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央通告第二十六号——关于监察委员会的问题》,规定:决议监察委员会之存废问题须在第六次全国大会解决,六大以前各级党部仍应照章组织监察委员会行使职权

由于党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坚持斗争,留存下来的有关湖北省监察委员会的档案史料非常少,不能更多地知晓向警予、陈春和领导湖北省监察委员会开展工作的事迹。仅就目前已发现的档案史料,即毫无疑问地表明,湖北省监察委员会自中共五大后成立,就把实行严明的纪律和坚决反对腐败写在自己光辉的旗帜上。在血雨腥风之中,湖北省监察委员会数任负责人前赴后继,英勇斗争,为党的事业献出宝贵生命。1927年1210日,时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的王一飞领导发动长沙“灰日暴动”,不幸失败。不久湖南省委机关遭破坏,王一飞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在狱中坚贞不屈,严守机密,1928118日牺牲于长沙市教育会坪。19283月,因叛徒出卖,向警予在汉口法租界三德里被捕,后被引渡至武汉卫戍司令部。在国民党的严刑逼供下,向警予始终大义凛然,严守党的秘密,51日被押赴余记里空坪刑场杀害,壮烈牺牲。当天夜里,陈春和、王斋公及两名工人冒着生命危险,以两丈白布包裹向警予遗体,用竹床担至汉阳龟山西南麓的补乾亭旁安葬。19292月,因叛徒出卖,湖北省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陈春和在汉阳被捕,34日就义于武昌文昌门外。

 

2.jpg

民国时期汉阳龟山西南麓的补乾亭


1928年6月至7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近郊召开。大会撤消了中央监察委员会,代之以中央审查委员会;并修改党的章程,决定由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省县市代表大会选举中央或省县市审查委员会。至此,中共五大后成立的湖北省监察委员会随之完成了历史使命,尽管存在的时间仅一年左右,但它的实践是党的地方纪检监察机构建设的重要探索之一,为湖北党的纪检监察制度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重要的组织基础,对党的建设具有深远影响。


(作者:甘超逊、宋晓丹、李欢。本文发表于2018年6月29日《中国档案报》,略有改动。)